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見證篇\生命見證


撰文:陳泳薇 攝影:曾鴻昌

  “在我沒倚靠神的時候,祂提醒我現在所得的都不是理所當然。神已在事業、婚姻上試煉我,只欠健康,我實在很害怕!”

  涂謹申歷來在議會選舉中都一直當選。自年成為立法局議員,他在年九龍西選區連任立法局議員。年當選首屆立法會議員,並在2000年及2004年再度連任,及至去年繼續當選成為第四屆的立法會議員。


人生一大挫折

  十多年的政治生涯裡,阿涂深感政治工作及監察政府方面因神的保守得以順利,然而04年參選前夕的「匯標事件」,卻是他人生一大挫折,「那次對我的打擊有如海嘯一樣。」

  「我爸爸是一位中醫師,他十分重視我的德育修養,當我升上中學有一點小聰明的時候,他曾對我說:『如果有小聰明而學壞,那便會當大賊,如果笨頭笨腦而學壞,那便會當小混混。』他叮囑我不要學壞,他的一句話令我一直惦記著:『如果你做壞人,我就一刀把你殺了,再扔你落街,然後我自己跳樓。死兩個人總好過有一個聰明的大賊危害人間!』試問有這樣的家教,怎會作違背良心的事?」



他自言當選首屆立法局議員真是神蹟。




  他長吁一口氣,「我的仕途一向順利,直至年發生的那宗醜聞,那傷害較插我一刀更深!」

  「當時我被廉政公署調查了兩次,在我的生命中一切都十分順利,惟獨那事件給我很大的考驗,我教會更設立了一個特別的祈禱小組為我祈禱。教會自願加入祈禱小組的弟兄姊妹有五、六十人,他們很瞭解我是一個不重視物質的人;熟識我的朋友、記者都清楚我的為人,所以都相信我。」廉署介入調查事件,最後撤銷調查。

  「那段日子,我心內很不舒服,一生也未試過吃不安,但那時我連一口飯,咀嚼百多次也嚥不下。過去在街上那些認得我的人會流露友善的表情,但那幾天走在街上的時候,途人看著我的表情十分古怪,那時我真的十分難受。」外界都質疑民主黨及涂謹申的誠信,更有人要求他辭去議員職位,當時牧師與師母著他找一位有祈禱恩賜的姊妹祈禱。

  當時阿涂告訴姊妹,希望上帝讓他看到那些目光的時候不會太難受。姊妹替他祈禱後便跟他談了一會,姊妹問他:「你認為神這麼差勁的嗎?祈禱只是讓你心裡好過一點。你身為政治人,應該求神給市民大眾智慧瞭解整件事,將你在他們心目中失去了的信心完全挽回過來,而且要更高,這樣你才有力量繼續監察政府。」


開了屬靈的眼睛

  「她在不同的角度上提醒我要有信心,我的神是全能的。她開了我屬靈的眼睛,後來有一位議員也遇上很大的打擊,我領他信主,將他從邪靈手中拯救過來。」阿涂的信心大了,也為了一些大事禱告,求神扭轉局面,他不禁讚嘆神的偉大。

  在那次醜聞中,姊妹感到阿涂的軟弱,她為阿涂求神興起一些有公信力而又相信他的人,站出來為他說話。那位姊妹為他祈禱後一小時,阿涂回到辦公室,有一個很有公信力的人致電給他說:「阿涂,我認識了你十多二十年,我信得過你,你要撐住,我為你祈禱。」

  過了不久又有一個電台節目主持人邀請他做專訪,「那位主持出名詞鋒銳利,但在節目的上半部份,我感到他已經幫我幫到很離譜,我擔心繼續下去他會被譴責,但誰知他卻說:『我不信的事,別人怎樣逼我,我也不會說;我信的事,不說出來又不是我的風格,所以我不是幫你,只是講出我信的事。』神真的很勁!神給我的信心強了很多,知道祂一直幫助我。」阿涂自覺渺小。

婚姻關係上的試煉

  那麼阿涂在工作中可曾遇上與信仰相違背的事情?「事實上我真的沒曾遇過,但令我不明白神心意的,是我與太太結婚十五年,但因感情問題分開了,教會的牧師及師母也不明所以,我真的不明白,我常想,難道是因為我的政治仕途順利了十多年,祂便要像試煉約伯那樣試煉我?」這是阿涂另一重大的打擊。



  「我不明白為何神要在我的婚姻關係上試煉我,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試驗,我又會想:神會否試驗我像試煉約伯那樣,讓我失去所有?除了婚姻、仕途外,我還可失去甚麼呢?」他哽咽,千言萬語不知如何說好。

  「神這樣試煉我,我也會跌倒,會撐不住!現在我由神主宰我的一切,但只希望祂讓我有足夠的能力捱過難關,甚至讓我安息。」說到此,他有點感慨。

  他與神的關係建基於過去的歷史,經歷過選舉及婚姻醜聞,讓他更依靠上帝。

 


 

 
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