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見證篇\感恩見證

撰文:陳泳薇 攝影:曾鴻昌 部份相片由被訪者提供
鳴謝拍攝場地提供:香港日航酒店名仕餐廳


  鄭子誠是家中第四代的基督徒,由於家人都信耶穌,他從小便開始返教會, 「我常講笑我是打橫入教會,因為手抱時媽媽已經抱我返,細個的時候,媽媽是以半威嚇方式迫我返教會,唔返就無飯食,因為崇拜完畢,一家人例必一起吃飯,到大個就參加團契,因為團契有波打,一大班人熱熱鬧鬧。」信仰對於他而言彷彿只是例行公事。那麼,他又是怎樣真真正正信耶穌呢? 

登入

  給子誠最大的啟發是十六歲時參加的夏令會,「因為那年的夏天我要去加拿大讀書,爸爸很希望我在信仰上有得著,於是以一雙波鞋利誘我,結果在令會我跟弟兄姊妹有進深的了解,亦很大的感受與神好有Feel。」

世界非由人所造

  更難忘的是在夏令會的一個晚上,他與弟兄姊妹傾通宵,看到日出的美,「我活了十六年都不知道日出為何物,看著太陽升起不消一分鐘,在那三、四十秒間,我很大的體會:這個世界絕對無可能是由一個人設計出來,人把大自然的東西看得太理所當然,不會留意周邊的一花一草,但這些其實是神給人感受祂的作為!」他感嘆造物主的偉大。

在神的道上紥根

  他就是帶著這樣的心情,離開夏令會飛去加國,「由於在加拿大除了讀書以外,沒有別的事可以做,在半被迫的狀態之下我睇聖經,在神的道上打穩根基。」

  在彼邦鄭子誠選擇修讀設計,但是原來他天生不是設計的料子,只是受朋輩的影響,再加上當時與爸爸拗氣,鄭爸爸叫他讀大學,他卻堅持自己有設計的天份,但是讀完以後才知道原來是兩回事,之後與朋友合作做生意,結果慘淡收場,轉為任職廚窗設計師,但是所做的工作只是執行,沒多大意思,碰巧電台招聘DJ,而他受爸媽薰陶,自小愛聽音樂,於是嘗試投考,成功兼任業餘DJ,「愈做愈有趣,愈做就愈有興趣,到後期不甘於單是打工,跟朋友一起搞了個電台,結果因為當時多元文化的節目尚未發展成熟,只有蝕錢,幸好有爸爸無條件的支持。」

 

 

回港發展

  子誠深知道在加拿大電台的發展有限,於是決定回港,「姑且返香港一搏,相信是神的帶領,我加入了香港電台。」然而最初在電台他不是當DJ,只是做行政工作,但他當時沒多想,一年後獲張文新賞識,開始開咪,展開了他廣播生涯,「做了一年後,我以為自己的羽毛已經豐厚,亞洲電視竟然高薪請我當對外事務部副總監。」

  被電視台挖角,有千百個藉口認定做DJ是沒有前途,他懷著雄心壯志,頭也不回,「當時三十歲出頭,沒有任何電視經驗,稍為有腦的人都知道無可能,但是我就是沒有經過任何禱告及思考,自以為了不起,便跳槽去。」

人生一大抉擇

  誰知跟一班電視台老前輩開會,由他負責主持,他便知道出事,結果做了半年就辭職。經歷過這滑鐵盧,他人生面臨一個很大的抉擇,返加拿大抑或是留在香港?「在那個階段我看不了任何出路,沒有任何電台支持,跟神的關係又流失了,結果吃苦是自己。」離開信仰兩年的光景,「在尋求幫助的時候,痛哭流淚求神給予指引,但是神沒有給予我任何答案。」惟有做回老本行與朋友合資開設廚窗設計公司,但因經營困難,不久便結業,「可說是慘淡收場,陷入了事業的低潮,也打算返回加拿大。」

  正當子誠打算離開之際,收到張文新的電話,邀請他回港台開咪,「新哥打電話給我,叫我接替陳海琪,在黃金時段做節目,那節目就是《今夜真情》。」他本以為自己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,但竟然可以重返電台「不信神的人,會以為是巧合,但對於一個有信仰的人,我就相信凡事都有神的心意。」《今夜真情》的收聽率高企,後更加入拍檔劉倩怡;這節目令鄭子誠的名字愈廣為人熟悉。

  當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的時候,老闆話「我們的節目雖無過犯,但欠缺新意」,五晚的節目被減為一晚,由洪潮豐主持的《日月星辰》替代,「當時的感覺不好受,如果節目做得不好,沒人聽,我走得甘心,但是只是雖無過犯就要換節目,整件事對於很多人來看是難受,那是被人剝奪兼且有損自尊。」拍檔劉倩怡選擇不續約,而性格隨遇而安的鄭子誠則繼續留任。

如何尋回感動人的聲音?

  由五日的節目減至一日,本是很失意的事,子誠要另覓工作,但塞翁失馬焉之非福,「當時我把聲尚未被人認同,甚至自覺有點乸型,但是在有線的記錄片配音工作,我搵到自己的聲音。」他坦言:「如果我一直做節目只會很浮誇地介紹歌,即使有時讀來信也未曾發掘得到,因為配記錄片需要另一種技巧,不要浮誇,要加入感情,我才醒悟到原來自己的聲音可以如此。」

  其實神一早已給子誠一把能觸動人心的聲音,只是他沒曾尋找,「每個人都有專長,問題在於會否去搵,我一直無去搵,又去做設計,又去做行政,沒曾坐下來細想,神給我們每人有不同的恩賜,無論是性格、優點,不過有時或許被環境、身邊的人所蒙騙,我經過了三十多年才發現把聲是神賜給我,透過我的聲音原來可以感動人,我才覺得做節目是有意思。」過往的他一直做節目,以為是為名為利。 時至今日,鄭子誠斷斷續續在電台工作。現在,他仍然在大氣電波佔一個時段,在香港電台第一台主持晚間節目。「我認為聲音是神賜的,這聲音不是我努力得來,是與生俱來的,一切榮耀頌讚歸予神。」

沮喪一天竟成轉捩點

  做電台又何故開始做戲?「有線希望把我配音的記錄片包裝成自己製作的節目,故此邀請我當節目主持,接著無線的《城市追撃》就找我當外景主持。」

  有TVB邀請,他的心自然雄起來,又離棄神,「但是好彩我由細到大返教會,有一程度的紥根,否則很容易會走向其他宗教,所以每一次遇到甚麼事情發生,或看到世界不公義的事情時,我堅信這個世界有公義,這個世界是有神掌管,縱使與神的關係不好,但是我肯定這個世界只有一個神,就是我相信的神,因此無論任何情況,我開心與不開心,最終都會返到神的身邊。」

  不說不知,原來在演《真情》前,子誠曾當過《城市追擊》的主持,鄭子誠說那段日子是他事業最低潮,「試想想,一個三十到中的人,每天就是採訪『祥哥祥嫂爭產事件』,怎不叫人沮喪?」那個階段令他非常大掙扎,他說:「我最過不了自己的一次就是要我問黃夏蕙送一個什麼飯盒給祥嫂......這刻真的令我萌生跟無線解約的念頭」。想不到那沮喪一天竟成了子誠人生的轉捩點。

  正當子誠硬著頭皮提問那「戇居」問題,那邊廂,在清水灣《真情》的監製正物色新人演一個來自大陸的「戇直」青年,剛巧《城追》裡子誠那副新面孔,吸引了監製的留意,於是他便有機會參與《真情》的演出。

  「我沒想過做演員,其實人生的際遇,神有祂的安排,當然人要努力,在神的安排底下,人也要做好自己的本份。」他原認為自己已經很積極去追求,包括做設計、亞視行政,但是原來神的計劃很奇妙,「不要以為自己很了不起,在沒有受過任何電台主持的訓練,甚至乎天生怕羞,最終做了主持,但想也沒想過竟然會做電視藝員。」

子浩角色深入民心

  《真情》一劇子浩的角色深入民心,人人以為他真的大奸大惡,子誠說他很無奈,即使在真情播畢幾年,仍然有不少人叫他「李先生」,或者稱呼他「鄭子浩」、「李子誠」......總之,人們對他的印象仍然很「李子浩」。他半說笑:「當時的我是迷失了,究竟自己是李子浩還是鄭子誠,現在才回復過來。」

  由於他是在傳統的基督家庭長大,《真情》一劇出街,鄭媽媽已經很不喜歡,角色還要是拋妻棄子,鄭媽媽簡直是「無眼睇」,「老人家對娛樂圈的印象已經是大染缸,何況成長於傳統基督徒的家庭,眼見仔仔做那慘絕人寰的角色,家人總不高興,好彩當時媽媽在加拿大。」

  起初他以為李子浩一角只是戇直小生一名,但愈演愈不對板,角色愈來愈奸,在 劇中做盡壞事。「做到迷失自己,旁邊的人個個罵我是衰人,在接收的過程我不曉得人家罵我所演的角色,還是罵我本人,潛移默化以為自己真係衰人,我也分不開是真是假,反問自己是否那麼衰?當時真係好辛苦,甚至乎返教會也有點怕。」

不怕失見證

  子誠也曾想過放棄,不想演下去,更擔心基督徒演譯這樣的角色,怕失見證,但觀眾反應好,後來喬宏的話提醒了他,「喬爸是一個演員,亦演過無數的奸角,神安排每人不同的工作,每人在不同崗位上神都有帶領,經過那麼轉折做到演員,都是有神的心意。」

  對於一個非基督徒看來,鄭子誠當演員只是機緣巧合、際遇或者緣份,然而作為基督徒的他不相信緣份也不相信際遇,不相信世界上有偶然的東西,身為基督徒做一個演員,他相信這是神給他的崗位,「在工作上,神叫人做一個好管家,無論金錢上或位份上都要做好管家,我開始轉化,知道雖然我的工作是要我演一個衰人的角色,但是我本身不是衰,要做好自己的崗位,就是這樣,我朝著這個方向,投入去做。」

  總結他演奸角的經驗,「如果沒有李子浩的角色,不會有今天的鄭子誠,李子浩一角讓我有機會做廣告的配音工作,我把聲得到別人的認同,我開始對自己的聲音產生信心,引伸到原來自己把聲可以感染其他人。」

以聲音回饋神

  他常對別人說:「做一個出色的醫生或者工程師,要經過後天很大的努力,但我的一把聲是天生,我相信這是神所賜予,但在最初未找到的時候,不會想太多,但正正累積經驗,獲得別人的認同時才去想要把這把聲送給神,利用這把聲音造福更多人,或做有意義的事,所以兜兜轉轉現在返回電台工作,雖然都是入世的電台,在節目裡我希望帶出正面、樂觀,或者宗教訊息。」他正朝著這個方向走,總有人得著。

  子誠的太太劉倩怡是網絡傳媒人,她投入發展「想飛傳播」,也著力以生命影響生命,「我看到她的工作很有意思,所以在背後及財政上,我盡量支持她,借助我『不努而獲』的聲音,賺取穩定的收入,維持我和太太的生活,讓她可以安心去做。」

  鄭子誠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,感謝神的眷顧,帶領他走上一條充滿恩典的路。

 

 
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