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屬神篇\事奉之路

撰文:陳珊珊  攝影:汪惠冰
 
   「記得小學時在一所天主教學校就讀,我的默書成績一向很不錯。他們有個很要緊的規定,如默書錯多於七個字,便要把默書簿打開,夾在背後,在教員室外罰站。有次默完書後發現漏了一句,我非常擔心。第二天回到學校,班主任叫我進去,我知道自己糟了,誰知她打開默書簿,說:『你漏了一句,快加上吧。』」令人既意外又感激。年少的陳佐才發現,這種做法對他幫助更大。人有疏忽,法外開恩公義外的慈愛,其實更重要。

登入

陳牧師對「三位一體」的體會是上帝的寬廣,耶穌的關心,道成肉身在一點上,和聖靈在廣闊與關懷中做選擇。
公義外的慈愛
  這在中國社會中也許叫人情味,是硬繃繃之法規外的通融。陳佐才牧師回憶,他在廣州初中畢業時成績優異,但進了聖保羅後,第一個考試便有五科不合格。「考完後胡素貞校長叫我入校長室,我心很怕,但她告訴我:『我知道你從大陸來,也在我們夜校讀過英文,你這次五科不合格都是同英文有關。不要緊的,你繼續努力吧,我們聖保羅不會趕人出校的。』」這句話對他的安慰非常大,他至今仍感念胡素貞校長的慈範。

陳牧師與太太May的情愈久彌篤,牆中二人鍾愛的畫正表達了「風雨同行」之意。
從中國的「情」看基督教
  陳佐才是聖公會少數的法政牧師(榮譽牧師)之一,自1962年按立成為牧師後,多年來到不同教會牧養,也曾任幼稚園、小學、中學以至大學的導師,半生都在做接觸人的工作。在宣教實踐上,陳牧師特別著重中國人的「情」,別樹一格地主張從「情」的觀點看基督教的神學。他認為描寫上帝具有公義、愛心很好,但說祂至情至義更能引起中國人共鳴。
 
  他在崇基師生研討會提出〈從「情」的層面去了解基督教信仰〉一文,有學生質詢,如以「情」講福音,怎樣解釋罪?「寡情、無情、絕情、濫情便是罪了。我唱歌,你不跳舞,這是寡情;安息日能治病而不治,這是絕情……以情的觀點看,很多的疏離、商業決定,是近代人很大的罪。」他記得沙田第一城未被收購時,有一舖位租給一個聾的、一個啞的賣報紙,但後來連鎖店進駐後,他們賣五元一份報紙,這檔便要關閉。「為什麼不能給他們一點生存空間呢?」

 
重視處境的植根宣教

  這種對貧弱者的關懷、情味,重視他們面對的困難處境,陳牧師認為,唯此基督教方能在文化中植根。有次陳牧師的家被業主迫遷,他哥哥只是一介工人,不知如何處理,便問他教會有沒有法子幫忙。陳牧師帶了哥哥見一個長於佈道的教友,「哥還未曾講出他的困擾前,那教友便問他:『你信了耶穌未,你得救未?』我哥非常反感。基督教是不是只是那麼講個人的信仰呢?」
  陳牧師始終認為,基督教是關懷弱者、貧窮人的宗教。「上帝是照顧卑微的人的,我很喜歡《哥林多前書》十二章,『身上肢體,我們看為不體面的,越發給它加上體面;不俊美的,越發得著俊美。我們俊美的肢體,自然用不著裝飾;但 神配搭這身子,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』。」他相信,宗教不是抽離現實生活只講心靈,要真實拯救人,還須包括其人生實際的處境。他本著這樣的心態事奉,走進人的生活中,收穫了意想不到的友誼與滿足感。

太太May對陳牧師說:「你那麼辛苦,我在家中建造花園給你。」
充滿人情味的街坊牧養
  陳牧師在1995年退休後,跟街坊一同耍太極,發現街坊自有一套「牧養」模式。大家完了一起飲茶,有什麼冤屈便在席間互相傾談,「這是很好的group counseling。許多時候教會以為只有在教會才能做到事,其實上帝通過文化已經給我們許多啟迪,知道人可以自愛,人可以自我增值、互相關懷,用其文化方式,不需要我們特別舉辦什麼。」

 
 

 

 
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