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心靈物語\福臨社區

撰文:陳嘉韻 攝影:曾慧明 設計:本刊設計
  這天我們到了一個與別不同的有機農莊,這兒長滿各式各樣的有機蔬果。我們邊參觀,邊品嘗著那香甜的蕃茄、清香的士多啤梨、還有一桌簡單而新鮮的農家菜,它除了是個培養蔬果成長的場地,還是個孕育人生命的好地方。它成為那些被棄絕、前路茫茫、沒有盼望的戒毒人士的庇護所,讓他們不但可以歇息,還可以在生命上找到曙光!

登入

讓破碎生命得改變

  「第二次來這裡,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回『一個好人』!」──阿仁

阿仁拿起鏟來掘坑,將不同的農作物分隔開。

  有17年毒齡的阿仁,是第二次返回農莊了。從前他亦曾多次嘗試戒毒,奈何總不能成功。這次他答應以琳有機農場負責人羅林漢傳道,會在這兒生活3年,為的是要重建自己和家人的關係。

  在這兒阿仁主要負責種植香草、甘菊、小茴香、香芹、薰衣草、薄荷等用作做調味料的植物。當農忙過後,他會利用空檔來靈修讀經,並參與教會的查經班、主日學、浸禮班等……「從前我會以吸毒來逃避問題,現在遇到問題,我會用另一種方式處理。在這兒我找到自己的方向,我會嘗試學習種植不同種類的有機農作物,希望可以成功。」

  他的轉變令仁媽終於放下心頭大石,兩母子的關係得以修補。阿仁坦言現在仁媽有空會前來農莊,而他亦會趁休假陪仁媽飲茶聊天。稍後仁媽生日,他會請假陪對方慶祝。有家人、教會、羅傳道等的支持,令阿仁的人生,再一次重拾希望!

  「我嚐過主恩的滋味,的確很開心。但現在卻跌落深谷,希望可以重整自己,等『頭家唔會散晒』!」──黃百萬(花名)

水喉爆裂,百萬被水濺濕。

  打從18歲開始吸毒的百萬,在毒海中浮浮沉沉已有30年。他還記得自己是在正生會認識羅傳道,這次前來農莊,都是他自己主動提出的。「我們這種人是最懂得計算的,這兒人少,同工會兼顧得好些。」面對若搞不好便妻離子散的百萬,這次可謂帶著破釜沈舟的決心來戒毒。

  他清楚自己的屬靈生命,目前陷於低谷之中。前來這兒不單為學習耕作,更重要的是重整自己的生命﹔透過在這裡生活,學習怎樣與人相處。「我們這種人,是有思想殘障的,內心非常脆弱,所以開心或不開心,只要心癮未除,就會不期然想到要吸毒。」所以過去多次嘗試戒毒,他都無法成功。

  百萬表示:「成也在『心』,敗也在『心』。」所以要成功,便不能操之過急。在這兒他可以有機會好好思考人生,同時亦有時間翻閱聖經,讓自己慢慢地重新得力。他期望1年後可以成功戒除毒癮,離開農莊返回妻子身邊,用行動彌補昔日對她所帶來的種種傷害!

由於經費不足,百萬只好自己動手維修爆裂的水喉。

長期資源不足
  「我們的農莊由於沒有足夠的鐵絲網包圍保護,所以被野豬群前來偷食了幾百斤蕃薯、幾百條粟米,令我們辛苦的成果,一下子化為烏有!」羅林漢傳道侃侃道出他們機構正面對的困難──資源不足。

  「他續指若申請到社企基金,利用社企模式營運,是可以持續發展下去的。因為有足夠的資源,便可以用來建網屋,令果蟲不會破壞農作物。「我們去年曾嘗試培植冬瓜、苦瓜、節瓜等,但結果一無所穫。就算種菜心,它的花亦被狗蝨仔咬,最終導致無法生長。所以一定要用間種或輪種的方式,又或是建網屋來種植,才能確保農作物的收成。」

羅傳道除了悉心栽培農作物外,更重視栽培戒毒者,讓他們的生命得改變。

收人比種菜更重要
  作為過來人,羅傳道深深明白戒毒人士的需要。所以在他眼中,有機農場只是個點子,最重要反而是「收人」!他直言:「我們是一個慈善團體,做的是福音工作。我們接收一些戒毒人士,一方面支援他們,讓他們在重投社會前,有個歇腳的中途站。同時我們會將他們轉介給願意承擔這些群體的教會,使他們慢慢投入教會生活,讓他們可以得到多方面的支持。」

  羅傳道引述被譽為:「香港福音戒毒之父」的香港晨曦會創辦人,已故的陳保羅牧師的分析指,80年代福音戒毒的成功率最少有百分之五十。但最近十年,有機構指出有關成功率只得百分之二十,而實際數字亦遠低於這個數字。綜觀其他機構的數據,可能只得百分之五,甚至最差的會是零!因為牧養戒毒者的工作並不容易,若他們一旦離開戒毒中心,卻無法融入社會、植根教會,就會再度沉淪毒海。

眼前是一大堆用作調味料的植物,包括:薄荷、香芹等。

植根教會 脫離毒勾
  為令戒毒者能植根教會,教會如何承接、弟兄姊妹的接納,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。故一開始,羅傳道便開宗明義,指這農場是做跟進工作,而並非做福音戒毒。奈何他處理的10宗個案中,大部份人都是來戒毒的。反而剛成功戒毒的人士,由於不明白自己的核心需要,以為在有需要時,才返回教會即可,結果沒有適切的支援,很容易就「出事」了。這就可以解釋,何以許多戒毒者,在福音機構成功戒毒後,會再一次跌倒。是以在「人」的工作上,羅傳道非常著緊。他會鼓勵在農莊生活的戒毒者,參與教會活動,讓他們可以融入教會,從中取得屬靈上的支持,可以遠離昔日不好的群體。

網屋對他們的農莊是非常重要的。

一切從War Game場開始
  眼見前線機構所面對的困難,羅傳道便定意為這群體做跟進的工作。於07年3月,他著手為機構申請,註冊成慈善團體。同年8月有關的申請獲政府批准,10月他正式離開服務多年的得生團契,正式展開他跟進戒毒者的事工。起初他到福音戒毒機構帶領查經小組,同時個別關懷戒毒者。直至有戒毒者問他可有地方,讓他們離開戒毒中心後稍為歇腳?他才想到要物色地方,故找來愛打War Game的朋友幫忙,可是仍無法覓得合適的地方。

  然而,神做事都總是出人意表的。有位打War Game的朋友提議他到這兒,原來農莊的前身,是一個荒廢掉的War Game場,內裡只有一間荒廢的小屋和兩個棚。「入內視察環境時,那些草的高度比我還要高,而且沒水沒電,只有山水可用。」當時那朋友提出,只要5萬元的頂手費,羅傳道便可以擁有這片土地。

  可是羅傳道根本沒法子拿出這個銀碼的金錢,所以只得望「地」輕嘆!後來他問那位朋友,可否以代交租的形式,租用此地方。結果於08年11月他正式租用有關的土地。當交了兩個月租後,羅傳道心知有可為,便向友人提議由他自己續租,對方與家人商討後,同意有關安排,但卻要收取他5000元頂手費。

  由於羅傳道仍無法支付有關金額,這朋友竟願墊支其中2000元,令他可以以較低的金額,購到這片土地的租約。

稻草人默默守護著菜田。
排除萬難 水到渠成
  最初由於沒有電,所以一到傍晚6時,羅傳道就要離開農莊。其後他向政府申請水電,但政府有關部門、電力公司都借詞推搪。幾經轉折,他找來村長的幫忙,才能成功向水務局、電力公司申請水電。除在農莊附近起了6條燈柱,還為他們拉水喉,讓水喉駁到他們的大門前,解決了供電、供水的問題。

  為了令農莊可以持續發展下去,除了單靠教會、弟兄姊妹的不定期奉獻外,他們亦不斷種植不同品種的農作物,運往專為有機農場而設的市場銷售。此外,他們亦對外開放,讓不同團體、教會、學校等前來參觀,除讓他們體驗農耕生活,更重要是借機讓阿仁等戒毒者,分享他們的經歷,讓參觀者明白毒品的禍害。

  縱然困難重重,但羅傳道並沒放棄,因他的異象是:「神要在這群體中彰顯祂的能力,要讓生命得改變!」他作為過來人,深知他們的需要,若他也不願承擔,又怎能叫那些看不見他們需要的人,去承擔這個重擔呢?

 


如欲了解以琳有機農場,或想支持他們的事工,可瀏覽他們的網頁:http://elimcoaching.net

 


 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