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屬神篇\事奉之路

撰文:趙永泰 攝影:曾慧明

 
  林國璋牧師坐在辦公室的鋼琴前,十根指頭在黑白琴鍵上緩急有致、或重或輕地敲打著,藉蕭邦《升C小調第20號夜曲》散發一室浪漫氣息;對彈奏鋼琴有極高造詣的他,也愛演奏大提琴,對馬友友更是情有獨鍾。

  要與林牧師討論音樂,可以造訪他的教會「基督教善樂堂」;也可以到與他藝術家形象大相逕庭的地方──露宿者聚集的天橋底,來一個促膝夜談。


登入

佔領不遂變瞓街

  林牧師由「蕭邦」變成「露宿者」,全因為一次「清場行動」。該天橋底位處深水埗通州街玉器市場旁邊,就在2012年2月15日早上,眾露宿者仍好夢正酣,忽然有多名食環署及警察等執法人員大舉掃蕩,不但搬走床鋪和日用品,更將眾人趕到街尾,禁止他們觸碰自己的私人財物,有人更連鞋都未及穿上。

  對於當局的行動,有露宿者覺得飽受侮辱,激憤地表示:「把人家的財物當垃圾,簡直當我們不是人!」不幸地那幾天寒流襲港,氣溫更低至攝氏11度,有人因此凍病了。

  「我們教會每一年都有大齋期(註)活動,要帶出關懷弱小、犧牲捨己的信息。當我構思聚會重點時,就發生了清場事件。我本來想學習『佔領華爾街』一樣『佔領深水埗』,但現實點去想,這樣要動用很大人力物力,如果開了頭就要一直做下去,好難『收科』。」林國璋牧師表示。

林牧師與露宿者閒話家常,儼如跟老朋友談天說地。
  「我就想,不如開始關懷露宿者的『守護兄弟行動』。在2月21日,我一個人去玉器市場視察,在橋底走走,但其實沒有任何作為,不如就在此睡一晚吧!但又覺得如果只睡一晚,太過『象徵式』。」

  林牧師不欲好像回歸前的民航處處長樂鞏南,為「體察民情」便在舊機場所在地九龍城的唐樓睡一晚,所以他逢星期二的露宿行動,正式開始,「有些露宿者看見我的外表不像『瞓街』,覺得好奇怪:『你貪過癮呀?』」

  當然,露宿的生活一點都不過癮,「我每一次露宿都有新的領悟,例如一躺在地上,就覺得街燈很刺眼,因為不能去『熄燈』;第二天又要走到老遠的欽洲街才有廁所;睡覺的時候,隨身物品沒有地方安置,又不敢隨便擺放,怕被人偷走,只好把鞋子、手機、相機等,都塞進睡袋之中,牧師服也不敢脫下,和衣而睡。」

死者豈可摺埋?

  有了「瞓街」的經驗,他很快便對露宿者的需要感同身受,「夏天來臨,我會考慮安裝一台發電機,設置一把電風扇,讓他們時可以涼快一點,而且可能會多蚊,希望給他們一些蚊膏。另外,如果你要給他們送食物,不一定要派粥,他們也喜歡吃飯,有時喜歡吃麵。其實他們只是普通人,都喜歡有不同花款,有時候也可以帶他們去餐廳吃的。」

  「我記得有人問我,露宿者有何需要?我說,想知道好容易,在這兒睡幾個晚上不就知道了嗎?社關不用去教,只要你肯做就行。我聽過信徒問有需要人士:『你有甚麼需要?』但我們所信的是『道成肉身』的信仰,因此關心人就要有行動,即是親身進入他們的社群去體會,根本不用問。」

  「我不會像某些社關機構,一大班人派完飯之後,覺得自己『今日做咗件好事』就歡歡樂樂地離開,而是會詢問對方:『請問貴姓?怎樣稱呼?』」我想我對他們關懷,可以延續下去。」

  其中一個被關懷的對象,是一位婆婆,叫黎婉瓊。「3月12日一個寒冷的下午,黎婆婆在橋底的『家』離世。雖然與她萍水相逢,但我們為她舉辦追思會的規格,跟其他弟兄姊妹一樣。」

  「我的原則是,任何人都該值得尊重,所以安息禮拜的場刊都做得很華麗,像一本書,不像其他人隨便把一張A4紙印幾個字然後『摺埋』就當是場刊。還有,我上台分享信息,也是每次不一樣的,因為人人都很獨特。如果你要懶的話,喪禮的信息基本上是千篇一律的,蒙混過關就可以了。」

身光頸靚麻煩人

  對於林牧師對露宿者的關懷,的確令人十分敬佩,但有人或許會竊竊私語:「這豈不是自找麻煩?」他的回應卻是:「耶穌在世的時候,偏偏尋找『麻煩人』,就是那些失喪和有病的人。所以,我們做社關工作,需要遵循這樣的準則去行而不求回報。」

  「我眼見有一些教會是這樣的:更新人士、吸毒者等『麻煩人』,就『撥去』互愛團契!個個都想自己教會的人『身光頸靚』,有能力奉獻多一些金錢,例如很多大教會都專門服侍高官、名人、明星,當然,這樣絕對不是錯的。但在我眼中,不管你是誰,有地位與否,你一樣是名人!所以黃毓民及程翔來我教會聚會,也不會受到特別對待。」

  說起「自找麻煩」,林牧師早在二十多年前已坐言起行,「當時我還是神學院學生,有一次去探訪一位女士。他丈夫因意外身故,遺下三名分別只有四歲、兩歲和兩個月的孩子。我剛去的時候,社署及其他機構的工作人員等都趕往探望,但過了一段時間,去的人越來越少。兩年後,社署宣佈『檔案結束』,而我卻繼續跟進,因為在牧養角度,永遠不會"close file"。」

  「最初幾年,我一年去四次;隨著孩子長大,我便決定免費每星期一次教他們彈琴,同時給孩子安慰和牧養。至今,三個孩子都已經長大成人,其中老二成了一名社工。」

  幾年前,林牧師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消息,也是一件意外,「事故中爸爸過世了,剩下遺孀帶著三個孩子。我便邀請當社工的『老二』一起去。她以過來人的身分,給這個家庭帶來很大安慰,原來失去爸爸的孩子,一樣可以健康快樂地長大。這個例子告訴我,愛是可以一直傳遞下去的。」

善樂堂──集各家之大成

林牧師忍受露宿時的種種不便,為的是實踐「道成肉身」。
  林牧師自小熱愛音樂,先後考取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八級鋼琴、八級大提琴、八級聲樂及八級樂理,但為了實踐愛鄰舍的功課,甘願付出精神、時間、金錢。當問到他可有因此丟下「音樂」這個「老本行」,他只輕輕地說:「兩者很難分高下。」

  「上帝讓我學習音樂,一方面是讓我參與教會內有關音樂的服侍,另一方面讓我利用教琴來減低經濟上的壓力,因為教會的財政比較緊絀,為免出現赤字,我在教會一直都是『義務牧師』。」

  除了在音樂上「周身刀張張利」,他亦在不同教會服侍過,以致他日後的侍奉更多元化。

  1982年入讀建道神學院;1986年畢業後任香港潮人生命堂教師;1987年任順天基督徒團契教師;1989年任基督教從基堂傳道,並在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進修;1992年在中文大學音樂系學習;1995年任聖公會聖彼得堂宣教主任、聖公會主誕堂牧師助理。

林牧師常領教會肢體,體驗露宿生活。
  1997年在筲箕灣開辦獨立教會基督教善樂堂;2003年3月2日,被按立為牧師。「我把在不同宗派教會的好東西,都放進善樂堂,例如把福音派看重的講壇事奉,以及禮儀教會優美的崇拜安排等,平衡地在教會中使用。」

  他補充,善樂堂另一特色,就是會將每次講道的內容全部整理出來,發表在周刊上。「這些是我們的特色,並將繼續保持下去,願我們的經驗可為更多的教會帶來祝福。」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chanwingtai

應該親身感受 先會有體會


 
2012-06-13 12:51:19
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