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見證篇\感恩見證

撰文:陳泳薇 攝影:曾慧明
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 
  「雖然當選不久,但我已發覺有所不同,開始感受到這職位帶來的權力、身分的轉變。以前說一句話沒人理會,現在說一句,可以具影響力,所以話不可亂說,更要小心自己的言行,這令我想起《聖經》人物以斯帖(註),『得著這位份可作什麼呢?』自己該如何善用立法會議員的身分,去幫助有需要的人……」憑三萬六千多票,首次晉身立法會的黃碧雲,自上月宣誓就職,開始適應議會工作。

登入

她拿著聖經宣誓成為立法會議員。
  來自學術界,以一位學者、女性和基督徒的身分參選立法會,期望以專業知識、社運的歷練、性別的觸覺、對公義的執著及對弱勢社群的關懷,投身議會,服務社群的理大講師黃碧雲,在競選過程中,曾受左右夾擊,「記得在一些選舉論壇,有發起票債票償運動的追擊民主黨,所以最初落區時,有被謾罵,指我出賣民主,他們很兇,是青筋盡現,像是殺了他們的父親,每次落區都有遇上,哪怕在黃埔較中產的選區,這些經歷以往我從沒試過,網絡上也有被人痛罵。」

加深信仰體會

  面對如斯情境,多年活在象牙塔的黃碧雲坦言不太習慣,更心想自己是義務勞動,不收分毫,花上所有私人時間,「你竟然話我出賣民主?」氣上心頭的她正因為爭取民主才走出來參選,所以自覺有「被屈」的感覺,認為這對她不公平,也反問「誰能給我平反?」

她選擇出戰直選,積極落區拉票,終保住九龍西一席。
  「這樣的經歷令我想起耶穌,祂道成肉身降世為人,命也沒了,祂被宗教人士迫害、吐口水,祂是神尚且如是,何況我黃碧雲。被同路人攻擊,的確難受,但突然間,我很明白耶穌當時的感受,對信仰的體會加深多了!」身為基督徒的她,慢慢學會看開,無論何境況。

從小接觸基督教

  黃碧雲雖然不是出身於基督教家庭,但由幼稚園、小學、中學、大學都是就讀基督教學校,所以自小便有機會接觸基督教信仰,「屋企拜祖先,是傳統的中國人家庭,小學、幼稚園讀聖三一堂,從小已有信仰的環境,中學是九龍真光中學,而教我聖經科的老師是華人基督會的黃良日師母,初中時便跟他們返教會,及後在中四,即1975年的聖誕受洗。」

  除了在中學時期比較投入在教會事奉,到進入中文大學崇基的宗教系,也令她信仰起了變化,「崇基的大學環境,令我有機會接觸不同的神學傳統,這對我又是另一階段的信仰啟蒙,開寬了我對不同信仰傳統的理解。」

  畢業後,她於公理書院任教聖經及中文科,並負責學校的宗教活動,如團契、週會,「當年是1984年,因為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,香港處於一個很大的政治變化時期,也有感教書兩年與社會有些脫節,碰巧基督教協進會需要人,於是決定轉新崗位。」

  「初時在協進會的工作只是做中文編輯,但後來因為內部調動,兼理社會關懷,而當時協進會也很關心過度期的問題:基本法、大亞灣核電廠、代議政制等,所以在八四至八八年間,我代表協進會跟民間團體、民主運動的組織開會,並加入民促會,所以比較掌握整個民主運動的發展。」黃碧雲雖是議會新人,但其實是民主運動上的老將,推動八八直選時,她已與司徒華、李柱銘、楊森等並肩走上前綫。

  及至八九年,大陸民主運動,醒覺香港將會回歸,然而對中國的事不認識,「那時多做不知是否國民教育的工作,總之是令港人認識中國,但後來協進會工作遇到障礙,開展了基督徒學會作為另一個平台,對社會不公平不公義的問題發聲。」

社會見證

  維護一個發聲的平台,她認為是一個社會見證,「信仰不是與社會無關的,對於民生疾苦不可視而不見,耶穌在地上傳的福音也是很到肉,有病的祂去醫治,五餅二魚使五千人吃飽,上帝的國度非只是將來的國度,如主禱文,願上帝的國降臨,願祢的旨意成就在地上,是指現在,此時此刻此地,我們的信仰如何實踐?就是透過人去做。」信仰或神學的理解就是推動她要關心社會,「不單自己關心,也令別人關心。」

她感恩丈夫對於自己從政百分百支持,但笑言不會冠以夫姓,即是「佘黃碧雲」,發音如同「蛇王」,是議員大忌!
  然而,信仰的實踐去到政治的層面就要非常小心,「因為社會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基督徒,社會上有不同價值觀、宗教、意識型態、性傾向、種族,是多元的社會,我們不能夠把自己的一套成為最高標準,要所有人跟從,我想這不是所謂的上帝國的意思;尊重差異,不代表認同。對方也是人,不可以扼殺對方的存在,不可以歧視對方或令其生活不好過,所以基督徒參政或者關心社會都要很小心,否則只會製造更多矛盾。」黃碧雲說得苦口婆心。

  黃碧雲猶記得上年區議會選舉時,針對梁美芬「鼠王」的稱號,她以「捉鼠貓女郎」的打扮嗌咪,還有派「貓眼罩」,「那次是十月份,快將萬聖節,乘機應節,誰知有街坊問我:『你不是基督徒嗎?為何慶祝萬聖節?你信神定信鬼?』我那時的回應是沒那麼嚴肅吧,只是玩玩而已,不過我亦當是一個提醒,叫自己多加留意。」

  她強調,要理解別人的不同,這也是信仰的精神,「耶穌落到地上,見到行淫者或小偷,也不是指摘對方至死,寬容一些不等同要放棄自己的睇法,況且地上各人都是上帝所創造。」所以面對具爭議的問題時,她認為要多解釋、多溝通、多對話。

不過份高舉信仰

  那麼她加入議會的角色為何?她坦言,「作為一個有那麼長的信仰背景的人,在教會的團體工作多年,必然影響我的理念及價值系統,而這些在政策或立法層面自然會反射出來。」她進一步解釋,「我的信仰經歷是會塑造我的看法,對社會公義,對弱勢群體,對公平或者一些較人性化的社會,一個仁愛的社會平等,我的信念較強,這些不可與信仰脫離,因為一個人是怎樣也是點點滴滴累積。」

  「我參選,是基於對香港的一份濃情和使命感,也是為了扭轉香港現正急速惡化的政治局面。」

  把信仰帶入議會,但同時她不時警醒自己不要這樣做,「因為社會是多元,不可將自己一套凌駕別人的一套,要懂得社會的複雜性,不同人背景之間的差異,無論推行法例或政策的時候,要可行,尊重、包容不同人的情況,提自己不要過份高舉信仰,否則可能有反效果。」

  黃碧雲說從政非人生計劃。九一直選實現後,她赴笈海外,返港後投身學術發展,直至政改一役,民主黨召她參與談判,她才毅然出山。這一曝光,令她繼而出選立法會,並成功在九龍西取得議席。

  「對於出選我有很大的掙扎,拖了很長時間,因為如果參選了,我本身的工作如何?我主打學術界,教書做研究,相對靜態,也是很有意義的工作,若突然間轉去政治是另一回事,這將會徹底改變我的職業方向,更沒了私人空間,不單工作,是人生下半場。」

  「從政的抉擇很重要,不講得笑,當年結婚我也只是花了三個月,但考慮參選與否,我足足考慮了大半年,年頭想到年尾,春天想到秋天,不能輕率。」結果不負眾望,她成功接棒,當選立法會議員,而她為了議員工作騰出更多時間,更轉任兼職講師,並強調要學習善用議員的身分,去幫有需要的人。

  神為每個人預備了特殊的位分和現今的機會。如果我們肯利用位分,抓緊機會,遵行神的旨意,就必蒙福,也使人得福。否則,神的旨意同樣會成就,只是我們自己失去了人生的價值。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mandykwok

加油!!希望你能帶來影響~


 
2012-11-01 12:43:15
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