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見證篇\紀團見證

撰文:趙永泰 攝影:曾慧明
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 
  「火,是物質燃燒過程中所產生的現象,散發出光和熱。火焰中進行著強烈的氧化反應,可以隨着粒子的振動而衍生出不同形狀,火焰上方的高溫部份是以等離子體形式出現。火必須有可燃物、燃點溫度、氧化劑三項並存才能生火,缺一不可。根據質能守恆定律,火並沒有使被燃燒物消失,只是通過化學反應轉變了被燃燒物的分子形態⋯⋯」

登入

鬥火英雄的遺憾

  以上所提到「火」的化學現象,為科學家、化學老師或教科書出版者所關心。現實中,火不只是一個化學反應、黑版上的一條化學公式,或書本中的一個課題,卻是一個可「大」可「小」的屠夫,「一場小火變成一場全球觸目的大火,令我十分震撼。」高級消防隊長黃炳輝說。

  多年前,還是見習隊長的黃sir,經歷了一場發生在一幢大廈內的世紀大火,「當時,我帶著一隊人去救火,通宵灌救,來來回回火場七、八次,煙帽樽也換了好幾個。因為火場溫度太熱,要兩個鐘才可『攻陷』一層樓,要一層一層攻上去,十分艱鉅。」

  他憶述,當時有些「另類液體」沿著樓梯流下來,雖然不是殷紅的鮮血,但他知道當中一定夾雜著屍體的體液及人體的殘餘部份,叫他十分不安。

  「同時,我有一種愛莫能助的感覺,明知道上面有人被困,但情況實在太惡劣,去不了救援。我的職責是救人,但救不了,覺得十分虧欠;死者之中,一個人可能牽涉到好多個家庭,他可能同時是別人的兒女、配偶或父母。加上救援過程中,有一位同事英勇殉職,心中更加難過。」

走遲一秒都冇命

他會在工作上凡事交託。
  在陸上救火的難度高,於四面環海的船上亦非常困難,「有一次行動令我印象尤其深刻。有一艘船起火,船員已經逃生,船隻被拖到岸邊。」

  「我要帶一隊消防員,坐消防船去救火。雖然每人都配備了煙帽樽,進入船艙需要從甲板走下一層,即是若出現突發事故,必須要上一層才可離開,四周又漆黑一片,很難找出口,加上船艙一邊入了水,令整艘船開始傾側,因此有一定心理壓力及性命威脅。」

  當他們真正進入船艙,入口處有個門檻,令下層有大量積水,在高溫之下,水都沸騰了,「有同事一不小心滑了一跤,跌坐在開水上,屁股馬上又紅又腫,同僚立即幫他脫去褲子,用水沖向他的傷口降溫,並立刻送他離開。」

在工作上遇有壓力、難阻,神會給他安慰。
  「雖然我們在火場噴灑了二氧化碳,仍撲滅不了火種,場面已經失控,我們只好撤退。就在離開火場返回消防船不久,肇事船隻突然爆炸,真的『走遲一秒都冇命』!」

  由於消防喉還來不及收回,兩船仍連在一起,他們只好「斬纜」,斬斷消防喉,才可及時離開,走得十分狼狽,「之後,只好任由那艘船慢慢爆炸完畢,我們才回去救火。」

由得它全部燒燬?

他說,因著信仰堅持不拜「喉架」。
  看電視劇,通常會見到船隻一爆炸,消防員會在千鈞一髮間,冒著火勢跳下水逃命,在現實中真的會發生嗎?

  「這一點都不誇張,三年幾前真是發生一模一樣的事。有一隊消防員,奉召去撲熄一艘起火的躉船。船主報稱船上有廢料,原來對方為怕犯法,便隱瞞了船上的所謂『廢料』其實是大量易燃金屬,一遇水就會有化學反應而爆炸。他們不知就裡就向它們射水,一遇水馬上爆炸,強大的衝擊力令整隊人震飛,掉落海中。」

  有人可能會問,既然船裡面沒有人,即是沒有迫切性去將火救熄,不如由得它燒吧!「可是,我們身為消防員,職責正是要保障市民生命和財產安全,怎可以說『由得它全部燒燬』這句話?」

幾個小意外 才是大意外

註:一般人把「驅車出發」說成「出車」,但消防員認為「出」 字令人聯想到「出殯」,所以把「出動消防車」稱為「去車」。
  既然如此危險,有想過放棄做消防員嗎?「有想過的,我始終有家室,若不幸遇上意外,拋下爸爸、太太、孩子及親人,感覺很自私。他們每朝一起床,第一件事就是扭開收音機,聽聽我上班的地方附近,有沒有火災或有大意外,怕我牽涉在內,顯得憂心忡忡。」

  在害怕危險與堅守救人的使命,兩者如何取得平衡?他認為,首先不要總是想到很容易會有意外,「我相信消防裝備十分可靠,保護性很高,況且要有很多個意外加在一起,才會對你生命有危險,小心點就沒有事。」

  「但有時候,去救災或救火前,只收到有限相關資訊,例如地勢、環境、有沒有危險品等資料未必全部掌握,對自身的安全性相對減少;另外若遇到像花園街大火的情況,牽涉到眾多生命,又如何去冷靜處理、分析和部署呢?」

他會祈禱,求主保守在工作時不要 有特別的事發生,並祈求上帝擊退 那惡者的攻擊。
  作為一個基督徒,他會在工作上凡事交託,「我會在心中祈禱,求上帝給我膽量去應付,祂會安慰我,令我不害怕,有清晰的頭腦。我深知道不是自己一個去面對,並有力量安慰同僚不要驚慌。」

  上帝也給他機會,叫同事信主,「試過有位同事因工作關係,十分失意,有當消防員的弟兄去鼓勵、幫助他,陪他走過人生的低谷,這些生命中的天使,在他心中撒了福音的種籽,我之後便收割,帶他信主。」

不是拜不拜 是幾時拜

  警察喜歡供奉關帝,消防員也會拜,亦會拜多一個「神」,就是『喉架』,「所謂喉架,其實是『操練塔』Drill Tower。這是一座建築物,模擬不同火災,用以訓練消防員。」

  「喉管用後,會掛Drill Tower外牆晾乾,越掛得多,即是『去車』(註)越多,代表意外越多。消防員當它是『土地公公』般,用元寶蠟燭香去入口處膜拜,祈求每次行動事事順利。」

  傳統上,新同事初來埗到,都要拜一拜,「以前就更加嚴謹,一加入新局同事不是問你『拜不拜』,而是「幾時拜」,根本就是指定動作,通常是第一天來就要拜,亦有人會擇日子。過往經驗,有人不按照這個傳統,去車就特別多,火警事故更加頻密,或在局中有人受傷、撞車等不幸事件發生,明顯是有靈界的力量在影響。」

火燭鬼唔信邪

  他打趣說,消防局是最多「鬼」的地方,因為消防員都被叫做「火燭鬼」,「認真地說,邪靈真的會無所不用其極,用不同方法要你信牠,不得『唔信邪』,找牠作靠山。」

  「就好像有一個同事曾說,他甚麼行動都做過,撲救大火、攀山拯救等都有份參與,但快退休『咬糧』,就是沒有遇過有人吊頸。三個小時後,真是有人吊頸,他便要趕去處理。好多同事都說:『唔係咁邪呀!一講就中!』」

  還是見習消防隊長的黃sir,新入局時卻跟上司說:「我信耶穌的,不會拜。」但會不會害怕有同僚因此出事而妥協,裝模作樣地拜幾下?「我堅決不拜,但我會祈禱,願主保守不要有特別的事發生,求上帝擊退那惡者的攻擊。」

  「我覺得這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,為什麼其他人不拜會有事,而我不拜都可平平安安?這正正是見證上帝的好機會,讓其他不信主的同事知道,上帝的力量才是真正可靠,而非魔鬼那般以操控手段迫你去拜牠。」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