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見證篇\感恩見證

撰文:陳泳薇 攝影:Boogie 鳴謝拍攝場地提供:香港逸東酒店

 
  五月第二個星期日是母親節,李司棋坦言過去的母親節很多時都要工作,「試過在商場渡過,若然不用工作就會跟媽媽吃飯,或與親戚一起慶祝,自己卻不太重視母親節,反而看重母女關係。」

登入

  一向演慈母的司棋姐,現實中視愛女子青如寶,「只要她安全、健康,過得開心就好了。」女兒身在多倫多,兩人長期相隔兩地,不得不靠電話來互相連繫,「我會投訴她沒給我電話,但我心裡明白,香港和多倫多有12小時時差,致電給對方的通話時間很短,早上起來或是臨睡前,但偏偏我起得遲,十點、十一點才起來,女兒十二點前又要上床,所以每每是趁女兒駕車上班時傾兩句。」

  司棋姐提起寶貝女格外興奮,「女兒現在的心態是愛留在家中,自製肥皂,在後園種薰衣草,並用所種的薰衣草作原料製作hand cream,又會做旅行畫冊,例如她去完埃及或地中海,都會送一本給我,又或者上次她返香港做舞台劇《金池塘》,她會用上相片和一些文字或短文,做成全套很精美的畫冊,不再跟以往愛熱鬧、愛經常在家開party。」

心歸的女兒

  「還記得大概二十年前,囡囡經常招呼朋友來家開派對,她還親自炮製Leslie's gravy(牛肉汁),淋在燒牛肉上,而那個汁很受朋友歡迎。」司棋姐大讚女兒是很女性的女性,「她非常有心思,這特質是build in(內置)了,反叛時期一個樣,結婚初期一個樣,到現在年紀稍大,成熟,進入另一個階段,定下來,有時間愛把家裡衣物剪裁成狗仔的褸、斗篷,用上很多心機為家裡的臘腸狗打扮,又帶狗狗去比賽,每年的夏天又會參與花卉比賽,有評判到她家的後園評分,她每次都拿冠軍!」

她感恩天父給她一個聽話的女兒。
  對於女兒在加拿大過著愜意的生活,做媽咪自然感到欣慰,「香港實在是一個太物質、功利,也是太繁忙的社會,沒有閒情,以至忽略身邊和上帝給人的talent,也沒有心思發掘或發揮不了,但女兒可以在工餘的時候進修紅酒課程,享受生活,又有一份做得開心的工作,實在非常好。」

  子青性格跟媽咪相似,「我自己都是很心歸,有個頑童內置了,家中收藏了自己弄來的別緻公仔,有時間我又會換換梳化的模樣,但做肥皂,hand cream就從來沒想過。」

  母女縱使分隔兩地,也是兩心相繫,問司棋姐有否想過到加國與女兒女婿同住?她說,兩地相隔當然掛念對方,但囡囡十五歲便到多倫多,大家已經不是經常見面,不過也想過如果退休之後,可以到多倫多住兩、三個月,因為那邊冰天雪地,跌一跤不得了,相反香港天氣對於年紀大的人會好些,再加上她在香港仍有些工作,住在香港始終較為方便。

  司棋姐成功扮演了很多精明能幹的母親,說到如何教養女兒時,她說:「子青是上帝給我的禮物,她很容易教,從來不用我操心,也沒曾令我激氣,除了做功課時有點粗心大意,例如一加零會等於零,錯得冤枉,書枱不執拾得整齊,其他她都很聰明,就是從小較為外向,愛跟人玩,每日活在一班人當中,但現在定下來了。」她強調,不是自己有什麼辦法把女兒管教得好,而是上帝恩典!

母女情修好

她的心情寫照是有狗萬事足。
  司棋姐與女兒血脈相連,母女間雖然曾鬧翻,甚至有七年「冰封期」互不聯絡,但母女倆已修好,「那時女兒已經讀完大學,大個女了,她主動打電話給我,我們有傾有講,相互問候近況。」母女感情失而復得,「我跟囡囡有不同話題,如果女兒有疑問,我會為她拆解。女兒始終是流著我的血,我們多少也有些相似,所以平時做人也是一個榜樣給囡囡看,這個很重要。」

  然而,最為司棋姐所盼是女兒早日信主,「我希望子青身邊會有小天使出現,因為只是一兩句說話很難叫她信耶穌,要跟她多接觸,否則會抗拒、反感,我相信要講時機,雖然聖經說務要傳道,無論得時不得時,但恐妨有反效果,即使講的方法各樣等等也很重要,不過,自己要把這事時時放在心上,適當時候跟她講,其實我多年以來也為女兒禱告。」

性格遺傳自婆婆

  至於司棋姐跟媽媽關係又如何?「媽媽有任何需要,我都會滿足她,以前媽媽很愛錢,所以我未嫁之前會把全部人工給她,因為爸爸也是把賺的所有錢給媽媽。但媽媽持家有道,不是揮霍的人,她是家中的主持人,無論我們四姊妹何時回家,她都會有東西給我們吃,我們也受媽媽熏陶,愛留在家中,所以把家弄得舒舒服服是最開心的事。」原來子青愛家、愛下廚,把頭家打理得井井有條是遺傳自婆婆。

弄狗為樂

  沒有女兒在身旁,家裡的兩隻小狗,讓司棋姐覺得心滿意足。狗狗很頑皮,「還記得牠來我家時只得四十五天大,但氣得我要命,牠在我的梳妝枱下的地氈撒尿,罵牠,牠再撒多一次,困牠在廁所,以為牠會知驚,誰知一開廁所門,牠不單不理睬還一枝箭跑往我的睡房,叫牠不要再曵,話還未完,牠便一口咬我的手指。」司棋姐雖然氣上心頭,心裡卻跟上帝說:「主啊,我的女兒很好湊,但這隻小狗那麼厲害,我以後不要打牠,我要感動牠,愛牠、錫牠。」

  跟動物相處久了,人的心也軟了許多,對生命也較多觸動,「小狗現在很懂事,牠很有人性,還有『妹妹』,牠常望窗,由於我家住低層望園境,每逢窗外有住客帶狗經過,『妹妹』就會叫起來,我笑牠是『看更』。」司棋姐深信這兩隻狗是神賜予,「牠倆令我學習愛和忍耐,有時在家抱著牠們暖暖的小身體可以解寂寞,無無聊聊時,兩隻小狗可以填滿我的空檔。」她侃侃而談小狗,還有照顧小狗的的生活細節,投入其中,仿佛自己親生孩子。「有時我會想,如果一天小狗走了,我不知怎麼辦?」突然間,有點傷感。

  在港劇風靡的70至80年代,司棋姐與汪明荃、趙雅芝、黃淑儀並列無線電視四大花旦。在無線多年裡,司棋姐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,如《山水有相逢》、《逐個捉》、《神女有心》、《流氓皇帝》、《無冕天使》等。她在《無雙譜》中一個十五集單元,演出了六個有正有邪的角色,也是一個難得的紀錄。「我喜歡拍戲,劇本好,有得發揮,我是最嚮往。」 李司棋說。

未想退休

  問她會否退休,她表示,「遲些吧,現在我每個星期日做電台節目,星期六返教會的崇拜,最愛聽牧師的講道;事業上,如果有好的劇本,可以做自己愛的戲當然好,因為自己愛看小說,把故事演繹出來其實是很享受,亦是自己喜歡,但要有好的劇本和好的拍檔。」說到所拍過最喜歡的戲,李司棋點了《山水有相逢》。

接劇的掙扎

她滿於現狀暫未想退休。
  娛樂圈名利的誘惑特別多,基督徒藝人要見證神,不能什麼角色都接。司棋姐記起當年拍完「真情」,編劇為她寫了《七號差館》,「那個劇是講個阿媽為了個仔,死了之後也陰魂不散,要平反,救個仔出監獄,聽完故事,我也很喜歡,但因為要扮女鬼,我問了屬靈的前輩意見,而在教會的角度,基督徒對於鬼戲都是盡量避免,結果我選擇了推卻。」藝人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引誘,常要心志堅定,「現在回想,感恩當時推掉了,因為那時我的腳開始有事,後來完全行不了,若然拍到一半拍不下,便連累大家,TVB也會有很大的損失。」她自言聽話都是好事。

將榮耀歸主

  有數年時間行走不便,後來腳痛竟自然痊癒,還可以重新拍戲,接獲能夠發揮演技的劇本,造就了「大契」、「荷媽」。司棋姐更憑「大契」一角於TVB《萬千星輝頒獎典禮》獲得最佳女主角獎項,這令她再次攀到事業的高峰,在2010年《萬千星輝頒獎典禮》中更獲頒萬千光輝演藝人大獎,不難怪司棋姐在頒獎禮上公開感謝上帝。願意如此真心回應,是因為天父在她身上傾倒滿溢的恩典。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