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見證篇\生命見證

撰文:洪佩楠 攝影:曾慧明

 
  「信耶穌,得永生」是神給世人的應許。

  憑著信,尚且能得到這份福氣,那為神傚力的信徒,理應會獲得更大的賞賜,但假如有一天,神告訴你,要作祂的僕人,要犧牲生命,更要放棄永生……你,願意嗎?

  當年連續兩天實實在在,聽見神這連串提問的本刊顧問萬得康牧師,滿心掙扎,「願意」兩字實在難以宣之於口!


登入

他感恩神的帶領。
  看萬牧師主持電視節目《星火飛騰》,總會感到他說話溫柔,和藹仁慈,可是年少時的他,別說想過會當牧師,就連會有與神相遇的一天,也是個「笑話」,哪怕是在基督教家庭成長。

不羈浪子兩撿命

  他從小上教會,但與神的關係並不親密,「我小時信主,有一個階段曾對神講數,我知道要不更新,要不便向世界走。」自小學起,他便決定當一名浪子,向世界走,「結果我辛苦的走了一大圈。」

  中學時期,他不喜歡讀書,有一次更與友人跟校內高年級學生聚賭,結果他倆贏了。正當友人向對方拿錢,竟被拉到後樓梯痛毆一頓,見勢色不對,萬得康便往另一道樓梯逃走了。「事後我便想,難道我往後的人生就是這樣,冒著死在街頭危險過活?」思索過後,他重返教會,認真地看待生命和學業。

  在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,他在電視台當實習記者,為日後打江山鋪路。在一個掛八號風球的日子,他與攝影師同事在大窩口遇上車禍,失事醒來,他步出車廂,眼前景象令他呆住了:「剛才若不是撞柱,車便飛出數十米高的山坡,必死無疑!」他知道是生命的主宰出手相救。

  又有一次,他從村屋的屋頂,跳到儲物室的屋頂拾回物件。這是經常會做的事,他竟然失手,一腳踏穿屋頂。他想這次糟了,一定重傷!突然,他凌空停住了,沒再往下跌。低頭一看,原來正踏在一塊板上。

  「往儲物室裡看,原來全間房八十呎平方沒有一樣東西高及腰,除了一個衣櫃,而我正正就是踏著那一個衣櫃頂上,沒偏左沒偏右,否則只要稍為過一點,便會受傷,那時我才知驚!然後對神生了敬畏。」第二次撿回性命,像是神在提醒他浪子回頭。這位初出茅蘆的小伙子固然掙扎,仍想在外面闖蕩一番;他想了想,不如以後再算。

  那時的萬得康留著長髮(就像當年「溫拿樂隊」成員的模樣),每次聽道,總坐在最後排,上身滑到座位的一半,雙腳撐著前座,「有一次牧師講道,說神會揀選看似最不可能的人侍奉,聽罷我感到愕然,差點跌到地上!環顧全場,我就是最『不可能』的人!」他感到那番話,是神在呼召自己。

  他始終捨不得花花世界。畢業後,他加入TVB新聞部,工餘便在晨曦島當義工,以為這樣便可在屬世與侍奉間游走。直到當他看到有同事為全職侍奉而辭職,他的想法因受感動而動搖,更索性辭職,在晨曦島任一年全職義工,負責福音戒毒工作。「之後我轉去另一間教會,那裡強調門徒訓練和完全委身,我與太太商量後,決定一起去加拿大,接受門徒訓練。」

罵一個 上一課

  他立志委身侍奉,但原來這個擔子,並非單方願意背負便能成事;當神的僕人,不只是傳福音讀神學當牧者如此「簡單」,背後所要承受的,遠超於人的想像。

  在當地,萬牧師與師母跟傳道人一起居住;有一天,他與一位同工為了雞毛蒜皮的事,爭吵了很久。「我想吵了一小時吧,這時一位神學生進來叫我們停止,以免嚇倒其他弟兄姊妹。」他聽罷仿如被一盤冷水照頭淋,立刻回房冷靜。

  為何剛才的表現如此差?愧疚促使他一面想,一面祈禱,更求神讓自己經歷屬靈生命的徹底更新。

  「為此,我作了一個不知過了多少天的禁食祈禱。有一晚,師母已睡了,我在祈禱時,突然聽到一把外來的聲音切入腦海中,有如另一個人在我心內對話。那聲音問:『你想當我的僕人嗎?』我知道那是神的說話。」

  接下來,神的話令他意想不到,更如當頭棒喝。神問他:「你可有想過為我的緣故,放下自己的追求?」自己的追求?他明白了,神所說的是人的讚賞。「反省後,我知道自己服侍人不應為取悅人,而是要討神的喜悅,這是侍奉的第一原則。於是立志並告訴神,我願意,願意捨己,尋求祂的喜悅。」

  那晚,他學習「捨己」,是神為他安排「屬靈生命更新課程」的第一夜。放下伴隨數十年的自我,這一課上得尚算輕鬆。

作「攞命」決定

   第二晚,他如常祈禱,又聽見神的聲音,這次的問題教他不知所措。「神問:『你可有想過為我和福音的緣故,犧牲生命?』犧牲生命,就是指最珍貴的永生,我『打咗個突』,那究竟是誰在說話?是魔鬼嗎?」

  這時三位《聖經》人物在他腦海中浮現,第一位是摩西。「《出埃及記》第90章中,摩西求神赦免以色列人,否則他寧可神在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字,以換取以色列人的生命,那就是說,他願失去永生!」為牧養羊群而要犧牲生命,他在道理上聽得多,但當要真實地答應,竟如此艱難!

  第二位他想到的是保羅。「在《羅馬書》第90章,保羅為要令有如骨肉之親的弟兄得救,願意與神隔絕關係,這份關係就是『永生』。」至於第三位,正是在臨死前仰天呼救的主耶穌,「祂被釘在十架上時,曾問:『父啊,為何要離棄我?』這是三一神為拯救世人,第一次在關係上有這樣的分離。」

  一面聽著萬牧師的憶述,一面想像愛人可以愛到一個地步以致願意放棄永生,筆者與在場的攝影師倒抽一口涼氣。原來犧牲的定義,是如此徹底,簡直叫人扎心得心碎……

  那刻在掙扎中的萬牧師,反映人性最真實的一面──十萬個不願意!辛苦侍主,不是為討神喜悅,反倒連永生也沒了?神卻告訴他,這尋找永生的出發點不對,而且自私,因為他為自己得救卻忽視別人的死活!

  隨後,他靜下來,想起心愛的父母和家人,「如果我的犧牲能換取他們得救,那我願意,不過卻有點飄飄然,死了能讓別人得救,流芳百世,不就是跟主耶穌一樣嗎?」神再次強調:「你犧牲後,得救的人不會感謝你,你又願意嗎?」萬牧師接著說:「嘩,當真是一個『攞命』的決定!」

  神深深的觸到他心深處的自我。他想了很久,掙扎得要哭。「最後我還是降服在祂面前,我回應:『如果那是祢的心意,我順服,只要祢喜悅,我願意。』當我回答後,祂便走了。」那時他仍未知道神問那些問題的用意。

  經過這翻天覆地的屬靈更新,他沒多久便故態復萌,開始批評跟自己職級平起平坐的同工,同時感到罪疚,於是在一個早上,他為這事向神傾訴。

加點柔和謙卑

   當時他在房內,聽到一把很清楚的聲音用英文說:"Learn from me"(學習我)他環顧四周都沒有人,便知道是神在說話。然後,一幕不可思義的情景這樣發生:「我閉目繼續祈禱,竟看見眼皮外的景象:在一個像螢幕的畫面上,如有人在打字般,一個一個字打出這經文:「我心裡柔和謙卑,你們當負我的軛,學我的樣式;這樣,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。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,我的擔子是輕省的。」(太11:29–30)

他願意降卑,服侍有需要的一群。
  原來神要他在這事上學習「柔和謙卑」──且慢,為何不是「愛心包容」?神反問他:「你來是為了當僕人,那你得問自己,願意服侍甚麼人?」他檢討,原來要放下自我,服侍跟自己平起平坐的最為困難。神便說:「那你就將自己放在最低微的位置吧,這樣便不會感到辛苦了。」但他自知做不到,於是這樣祈求:「那不是我的性情,我很驕傲,既然這樣,神能否賜我『柔和謙卑』的素質?」

  當刻語畢,經文便放光,然後貫穿萬牧師的身體,「我感到體內有一大堆東西被抽走,頓時整個人也輕省了,很興奮!神又說:『柔和謙卑將伴著你一生。』那是我剛被蒙召時的經歷,也是在牧養生涯中,與神最親近的一次。」

當「撈偏」牧師

   神問他那幾個問題的原因,原來是為了給他作牧養第一間教會時的心理準備。那所教會本來以向回教徒傳福音為目標,殊不知同工卻接受了回教的教義,否定三一神。眼見教會成為異端,萬牧師從掙扎中道出教會的錯誤,並在《變質之路》一書撰文。

萬牧師甘願為福音的緣故捨己犧牲。
  萬牧師受到百多名舊同工指責,他們在網上責罵,又一起寫信批評,甚至連他一直牧養的信徒,也因而疏遠他。失去一班曾經共同奮鬥的同工、關係親密的弟兄姊妹,那般滋味確實難受。他只好獨個兒讀經,努力與神建立關係,從中得力。現在他在「新興宗教關注事工」研究新興宗教,關注香港的異端發展。

  回顧侍奉歷程,萬牧師彷似在「撈偏」──除了研究異端外,也牧養被忽略、視「教會非我家」的傷健群體。93年,他主持一位甘迺迪學校學生的安息禮拜,學校的師生都有出席。結束儀式後,有老師和學生問起有關生命的問題,但校長不懂回答,故便邀請萬牧師到學校講述生命的課題。結果,他帶領了十幾位學生信主。

為無家小鳥建家

   95年,他往加拿大去,這班學生便散落於不同的教會。然而,即使當中不乏資源豐富的大教會,他們仍未能被接納。「我回港後,他們告訴我,感到自己像無家的小鳥,這話深嵌我心中。」

  直到回港後在宣道會北角堂牧會,他又再在安息禮拜中遇見那位校長,並再獲同一個邀請。這次萬牧師反建議,邀請校長與師生到北宣,那裡有足夠地方容納他們,更可在講道後與他們上課。「教會的後門有一座升降機,自教會92年遷入後一直沒人使用,有執事建議把它封起,但蕭壽華牧師卻勸阻,寧由神帶領使用。直到那班傷健的學生來到,大家就明白了,原來神早在10年前,為他們預備這座升降機!」

  牧養傷健群體中的智障人士,普遍被認為並不容易;面對嚴重智障的群體,更似是天方夜譚。「其實他們明白福音的道理,因為神直接在他們心裡對話!」說罷,他道出一個奇妙的見證。

  有一位已信主的母親,帶著重度智障的女兒上教會,希望她信主,但女兒對任何事都只有笑和不笑兩個反應,那如何曉得她是否明白呢?當萬牧師對這位女兒講完道後,對她說:「耶穌很愛你,你願意信主嗎?」結果她笑了,而且每次回到教會都很開心,一聽到「耶穌愛你」便笑。

  後來女兒患了重病入院,母親請萬牧師為女兒洗禮。「那天她蓋著被子,我在她家人面前問,是否願意信耶穌,她沒笑,我便祈禱求神開路。這時我想起一位姊妹,前幾天帶了一個十字架來探望,她一看見便丟下手上的娃娃,緊緊的捉住十字架不放。我問她:『那十架在你手中嗎?』她的媽媽便拉開被子,她果然握著那十字架!」最後她用力的揮動手臂,示意願意接受耶穌,就這樣受浸了。她後來更康復出院。

  雖然這群體平時不說話,但許多都會在浸禮中大聲的回答:「願意!」對於連安頓坐好也做不到的他們來說,這本來是不可能的事,然而在神面前,一切都這樣成就。

  北宣所牧養的傷健群體,由02年的十多人,增長至08年的180多人,直到現在已多達350多人,充分使用教會的資源。雖然北宣是「中產教會」,但萬牧師卻服侍另類的群體,跳出框框展開外展服務,服侍5個院舍,帶領了500多人信主。看到他們終找到「家」,萬牧師終可放心離開教會,繼續牧養需要心靈滋養的弱小社群。

牽神手走迂迴暗巷

   進行訪問的地方,正是萬牧師剛上任不久的宣道會宣基堂(位於宣基小學內),「神似乎要我去另一個群體牧養,在現時我牧養的學校對面,原來有一個院舍,正住了一群不能上教會的傷健人士,神就這樣叫我去服侍軟弱。」

  「神早已告訴我,我將會走過教會的暗巷,經歷黑夜;我已走了一條迂迴的路。這條路,我真不希望別人再走。」一如他最初對神的承諾,甘願為福音的緣故捨己犧牲;連要犧牲也無怨無悔,那就任由神的帶領,「我拖住主的手,祂要我往哪裡去,就去哪裡。」

  別了,感激萬牧師五年多以來為本刊擔任顧問,不辭勞苦為我們審稿、守望和支持,願主祝福!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semisiu
感謝主給萬牧師一個另類的看見!能全心全意去服事被教會所忽略的一群;願主大大的賜福使用萬牧師。家寶
 
2014-01-22 16:54:02
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