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码: 忘记密码
 
主页\见证篇\商爱无限
撰文:洪佩楠 摄影:曾慧明

 
  没金碧辉煌的装潢,卖的也不是珍馐百味,但盛记面家的客人仍络绎不绝。吸引食客慕名而来的,不只是老板的人情味,还有“起死回生”的神迹。

登入

店内的一碗一筷看似平平无奇,其实盛载了满满的人情味。
  他们几乎知道每位熟客的故事──有常在车公庙前求乞的90多岁老人、有少年时会间中偷偷“走数”,现在已成为“单车王子”的黄金宝,“邨内的孩子,许多都是我们陪着他们长大的,这里的果树全都是我们亲手栽种的。”人称大B哥的张文泉,谈起这些便会心微笑,毕竟,从他父亲那代开始,盛记已在沥源邨熟食中心经营了三十多年。

“豆泥”打胜仗

  熟食中心其实是没门窗的大排档格局,本来有六家食肆,最后只剩盛记一家,在无声岁月内,每天默默地做街坊生意。四年前某天,领汇代表前来洽谈续租,给了盛记三个“选择”:待财团将熟食中心装修后,给盛记分一爿;要不便搬铺,最多给他们“租平一点”;再不便索性退休结业。

  大家听罢心里凉了一截,这档口养活着兄弟姊妹各家,难道结业是唯一办法?大排档没冷气,每年靠冬天的盆菜生意来平衡收支;每到炎夏,便减少收入来应付开支。但说到底,他们最不舍的,是无价的成长印记,然而回忆再珍贵,也敌不过对方的财雄势大,“领汇从未输过,我们这些‘豆泥’大排档差不多‘打定输数’。但这时神的恩典临到这里。”

  面临绝境,其时信主年日不算长的大B哥,祈求上帝给予方向。那一晚,他跪着祈祷:“我们已无路可走,也没人可求,怎样办呢?我们的积蓄只有十万八万……”忆述到这里,他红起眼眶,不是哭结业,而是想起一众支持盛记的街坊天使,“若没他们,我们可能已输了!”

加点基督的香气

  神在他的祷告中回答,盛记要先做好本份,“我们要重视食物,改善餐汤、服务和环境,即使要结业也要减价,并要将地方打理干净,才值得别人留恋,然后我开始布置地方,也逐渐宣布结业。”大B哥又预备了一棵心愿树,让食客将写有支持盛记话语的心意卡挂到树上,只消数星期便挂满3千多张。

大B哥希望盛记能成为人们分享生命的地方。
  他更将别人舍弃的废物重新创作,装置在不同角落,在小黑板上分享圣经金句,将生命气息注入大排档,散发基督的香气。临别在即才创新,看来有点多余,但神的心意往往是人始料不及的。

  心愿树先吸引了一家杂志前来访问,后来许多媒体争相报道,被领汇迫逼的故事也成为热话,甚至引起各媒体和Facebook群组对这大财团的批评。在短短半年内,小店霎时窜红,连沥源邨以外的食客也专程前来支持。领汇让步了,后来一位高层更亲自前往盛记,建议将小店“升呢”,租起全场六个铺位,每月合共三万元。

神在不起眼的角落

各个指着同样时间的时钟,仿似带着不同背景的人,在同一空间内,各自说着自己的故事。
  问题又来了,面店以卖粉面为主,每天四时打烊;现在一下子多了几个铺位,可卖什么?有一段日子,大部份的铺位都空置,后来大B哥的其中一位弟弟,在去年凭独到的眼光看准市场趋势,提议办起火锅夜市,渐渐地客似云来。现时店内的四十多围桌,每晚全场满座,更成为年轻人庆祝生日的地方。

  “原来上帝要盛记反省不足,自我更新。从常理想看,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,我们本来只卖普通的粉面,而且位处不起眼的角落,有谁会‘撑’?但现在我们虽说不上做得很好,但至少不用担心前路。这都是神的作为。”那半年的经历教大B哥学会全然信靠,店内的问题事无大小都祈祷交托。“上帝给了我们一个应许,我们不要空口讲白话,只要愿意做,祂便会出手相助,而且所赐的必定超于所求。”他坚定的说。

  “我知道任何事,神都会帮我,祂并非如变魔术般瞬间改变一切,而是教我学习面对。只要做好本份,承认不足,便能勇于面对自己。”就如现在的盛记,彻底地从铺面翻新,以谦虚的态度求变。当中不少得一班年轻人帮忙设计和创作艺术品,也成为店内的一大特色。

汤面表演分享生命

  盛记得以“撑”到今天,有赖街坊的帮忙,是他们的爱戴才能让数十年的老店继续经营。尝过被关顾的滋味,他们也与别人分尝甘甜,“三年前开始我们在每月农历十六都会给长者派100碗面,有时来排队的长者和义工较预期的多,但只要前来的,我们都会派。只要看见他们前来便很开心,因这是给我们的认同。”大B哥表示,今年期望可派200碗,其中100碗会给慈善团体,支持他们对社会的贡献。

人弃我取,多位年轻人将别人眼内的废物重生装崁,成为独一无二的艺术品。
  自重新签下租约的一刻,盛记已不只属于大B哥一家,而是被神使用的地方。“除了分享食物外,盛记也是分享灵性的地方。”他们正设计小舞台,给有兴趣的人作任何形式的表演,“表演音乐、行Cat Walk,甚至讲道都可以,只要预约,便能在星期五有三小时的自由表演时间,是免费的。这儿邻近市中心,希望吸引年轻人聚在这里分享生命。这个地方是神赐给我们的,所以要跟别人分享。”

  倘若没神带领,盛记可能已成为回忆;说到底,能令这地方得以保留,源自当年任职摄影师的大B哥“浪子回头。”

弃物重生的交流

  由于工作压力大,他以饮酒减压,后来更酗酒,“我那时逢星期六便饮酒,因那是整个星期中最空闲的,但之后连自己也发现问题,越饮越空虚,于是去看心理医生,更要去戒酒会。”他决心找一个令自己平静的地方,撇掉酒瘾。

  思前想后,他记起一位已向他传福音30年之久的中学老师,继而想起教会,“就是我现在返的那间,最初每次参加他们的崇拜也会睡着,3年如是,当时信仰对我来说可有可无。”同时,他与太太的关系也因性格不合而变得恶劣。

  上了几年教会,他从未祈祷,但为修补与太太的关系,他终于向神祈求。“祈祷后第二天起床,突然想起自己过去的问题,发现总以‘艺术家脾性’作藉口而忽略太太感受。原来在整段婚姻中,我没理会她的心灵需要。”他第一次认识神,跟太太的关系渐渐改变。自此他每次遇上问题,都向天父祈求。

店内的多个角落,展示着福音信息。
  “我的过去并不光彩,但若不愿面对,就无法重生。”大排档内的摆设,仿似在述说改变他一生的神迹──他以生命的起源为题,所用的物料有木头、石头、发泡胶、砖头、玻璃,甚至是厕纸筒和轮胎,“创作不一定要花钱,只要用心。”现时每星期平均有两间任教通识科的老师,带学生前来参观,与大B哥交流对生命及生活的看法。

  “我喜欢与年轻人聊天,很希望透过自己的故事,跟他们分享我在人生旅途中的得着。”真诚的分享,不分年纪贫富甚至种族国籍,都可成为丰盛别人生命的点滴;你,又可愿意给别人灌注成长的养份?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权所有 联络我们 | 广告查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网所有图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节录 香港政府注册慈善机构税务编号 91_726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