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者名稱: 密碼: 忘記密碼
 
主頁\見證篇\彩虹見證

撰文:陳嘉韻 攝影:曾慧明
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 
  作為科學家,他百分百理智;作為基督徒,他全心全意跟隨主。在他看來,科學與信仰毫無抵觸,反而因信主,扭轉了他的生命軌跡,造就他成為拆解沙士之謎的英雄之一。他相信一切出於上帝,自己只是祂手中的一隻棋子,根本並沒甚麼了不起。

登入

過去的自卑,讓他有個不快的童年。
  小時候徐國榮活在自卑陰霾下,童年的印象對他早已模糊得很 ,只知自己的外形常淪為同輩笑柄。因他自小背部微彎,坐不直又站不挺。6歲首度驗眼,發現右眼有600多度近視,左眼亦有300多度,必須架著厚疊疊的眼鏡,才能清晰視物。

  這還未算糟糕,原來他最不幸是左腳患有扁平足,令他無法參與各種運動,甚至因此而被同學排擠,玩兵捉賊注定沒他的份兒。更將他辛苦集郵製成的郵票簿偷去,令他變得沉默寡言,直到如今。

  當他升上中學,滿以為可擺脫昔日厄運,豈料開學不足一星期卻飛來橫禍。身型矮小的他於等巴士時,被擠擁向前的乘客推向巴士,卒令其左腳掌被巴士輪胎輾過,導致左腳扁平足更扁平,較右腳明顯短了一截,跑起路來一枴一枴,因而被同學謔稱「跛仔」。

煉仙丹還以顏色

  由於他一家篤信黃大仙,加上他所就讀的中學,是由一個道教團體主辦的,除了必修科目外,他們還要上「經訓科」和修讀有關黃大仙(本名黃初平)的生平,並他得道成仙的事蹟。而書中也提到煉丹的方法,這勾起他的興趣,讓他萌生日後做道士,製仙丹向昔日欺負他的同學還以顏色的念頭。

昔日他也曾被苦難問題纏繞,直至明白耶穌親嘗苦難的意義,心結才得以解開。
  除欲製仙丹外,他更一度渴望修煉成仙。當得知無法如願後,便轉而自製簽筒,從香燭店購買黃大仙的解簽書,冀可未卜先知,又在家中自設祭壇:「求簽頗靈驗,可讓人預知未來,但知道又如何?人根本無法逆轉將要發生的事。」

  由於他開通了一個可跟靈界溝通的門,使他從小便常與靈界有接觸。直至信主後,他也多次奉主名趕鬼。「我曾被鬼上身,這感覺猶如觸電般。當我去到某些地方,也能感受到該處可有靈界物體的存在。我和那些靈界物體糾纏多年,直至我奉主名驅趕牠們,牠們才漸漸遠離我。」

受苦多少無得秤

他明白今日所擁有的一切,都是從上帝而來。
  當他修讀神學,開始對苦難問題,多了一分理解,更有了全新的詮釋。「越讀神學,就越發現自己所知有限。這是在神學上解決不到的問題,或許可引用奧古斯丁所提出人有自由意志的論調,但這只可解釋到人為的災禍。卻不能闡明地震、海嘯、病毒等天災。」

  然而神並非要透過災難來咒詛某些人,他向我們打個比喻:「有人會覺得在熱氣球上被活活燒死,或是在沙士、海嘯期間不幸罹難,比其他人離世更不幸。可是在我看來卻不然。」

  原來未入中大沙士應急小組,拆解沙士之謎前,他從事有關乙型肝炎和癌症的研究。「許多末期癌症患者,即使打了嗎啡針仍無法止痛。他們要承受像被人斬手般的劇痛,每每夜半難眠,痛得歇斯底里地大叫。難道他們比沙士、海嘯罹難者更幸運?其實苦難是全人類都要經歷的,至於受苦多與少,則無從去比較。」

信上帝唔科學?

沙士期間,神為他預備合適的團隊,讓他可安心作戰。
  雖然苦難背後有神的心意在其中,但他不諱言自己亦曾受此問題困擾,「其時適逢80年代初後文革時期,我備受當時文學作品,如:《天仇──一個中國青年的自述》、《人呀!人》所影響,而質疑神何以沒出手阻止中國人互相殘殺。這問題足足困擾我兩年,直至一次在崇基書院的週會上聽到蘇恩佩的分享,那時我坐在遠處,聽著氣弱游絲的她講論自己的遭遇。其中有句話深嵌我心:『那身懸十架的基督若是冷酷無情,刻意袖手旁觀,就不用來到我們中間,為我們親嘗苦難。』」

  此話讓他再次思想到人的有限,許多事情是人所不能夠完全理解的。「越讀科學,我就發現自己所知其實不多。很多人認為信仰違反科學,是由於他們拿聖經當作科學書來解剖它,從而得出有關結論。然而此舉並不合理,因聖經並非一本科學教科書,利用科學作天秤秤它自是不當。」

  「我們看不見上帝,並不代表祂不存在。只是我們視物的可見光譜較弱,才看不見祂。當人以為科學與信仰不相容,其實是對兩者的一種誤解。」通過這一連串的反思,讓他不得不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的有限,纏繞多時的心結終迎刃而解。

Band 5私校血淚史

他明白今日所擁有的一切,都是從上帝而來。
  他更明白到與其浪費時間去投訴抱怨,倒不如利用這些時間,來幫助面對苦難中的人。正因如此,這個高材生在大學畢業後,毅然到一間Band 5的私校任教。「那中學是當時最差的學校,可是我對該校的學生有負擔,因我在大學二年級時曾閱讀一本名為《越軌火車27班》的書,書中提及私校的烏煙瘴氣,不少學生吸毒、食煙,老師無心教學……箇中的絕望,激發了我的使命感,使我矢志要往這類學校任教。」

  做阿Sir期間,他曾被學生痛毆和以硬物襲擊。課堂上有學生「啪丸」,亦有學生在校園內販賣毒品,令他無法順利教學。最終他決定要全班同學罰留堂,可是當他一關上課室門,全班同學便起來欲離開課室,此時他死命擋著課室大門,並跟他們說:「除非你們打死我,否則誰也不許離開。」結果有3名學生按捺不住,擒出窗外逃離校園。

  事後有學生問他當日是否發瘋,為何要前來任教。他只簡單地回應了一句:「我前來是因神愛你們,是神差我來的,故我便前來這兒任教。」就這樣學生們對他多了一分了解,而他亦在校內辦佈道會,並設立了學生團契。輾轉兩年,他才離開轉往其他學校任教。

  「要聽見神聲音,最大秘訣在於你甘願順服,按著神的心意行。所以有日神若要我離開中大這崗位,我也會毫不猶疑選擇離開。」他帶著堅定不移的口脗說。

 
 
如欲留言,請先登入
 
Bookmark and Share
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| 廣告查詢 | 訂閱/補購本刊 2010©身心美慈善基金有限公司
本網所有圖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節錄 香港政府註冊慈善機構稅務編號 91_72684